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书推荐 > 《人在纽约》

《人在纽约》

2015年06月11日
\
【基本信息】
书名:《人在纽约》
作者:【美】布兰登@斯坦顿
译者:张红
出版社:重庆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15年5月
【内容简介】
《人在纽约》一书是基于一个拥有超过百万忠实粉丝的博客制作而成的。作者布兰登·斯坦顿于2010年夏天开始几乎每天行走、拍摄于纽约街头,汇集了上万张照片,从中精选了四百余张,成为本书。那些来自于被拍摄对象未加修饰的言语,反映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,是本书的画龙点睛之笔。它使照片中的人物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纽约人的幽默,坦诚和人性,也在一张张照片中展现无遗。它成功地向世人展示了纽约这个城市的精神,成为纽约精神最精湛的代表。朴实的画面,简单的语言,却有瞬间击中人心的力量。一幅照片、一段对话,就是一个完整而生动的故事,带给人深思与感动。是一部有思想、有深度、有话题性、有时尚元素、有可读性、传递人生正能量的作品,可谓纽约版的“看见”,看见芸芸众生世间百态,承载人类共同的情感。
【作者简介】
布兰登·斯坦顿,美国芝加哥人,2010年以前为债券交易员,2010年因一次交易失误导致交易亏损而被解雇,从此走上专业摄影之路,在纽约进行采访和街拍。在脸谱网站创立了官方账户,上传6000多张照片,广受网友追捧,粉丝超过百万。摄影作品编为《人在纽约》于2013年10月出版,迅速登上美国非虚构类图书榜首,作者为此获得了上百万美元的版税收入。《纽约时报》称作者为“在纽约的人海里捕捉面孔的渔夫”。2013年底,作者入选《时代周刊》 “全球改变世界的30个30岁以下的年轻人”。
【书摘】
人在纽约(Humans of New York)的每张照片都有上万转发。 这名芝加哥证券所的前债券交易员自2010年离职搬到纽约后,每天在日落前花4个小时游荡街头,给陌生的路人拍照。
摄影师布兰登·斯坦顿(Brandon Stanton)想要打破纽约城的“冷漠”,他选择的方式是拍摄街头的那些陌生人。现在,“人在纽约”(Humans of New York)的每张照片都有上万转发,但他仍将成功归因于拍摄对象,“人们背后复杂而辛酸的往事,攫取了大众的关注。”
这名芝加哥证券所的前债券交易员自2010年离职搬到纽约后,每天在日落前花4个小时游荡街头,给陌生的路人拍照。他将这些照片配上记忆中的对话或标注,上传到社交网站Facebook,并将这个项目命名为“人在纽约”,两年前,又开通了同名网站。
去年年底,《纽约时报》评选“30位30岁以下世界变革者”,29岁的斯坦顿便因此项目入围。而两个月前,同名精选摄影集谱一上市,便登上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榜榜首。在亚马逊上,这本收录400个人的摄影集被评为当月最佳图书。
毋庸置疑,斯坦顿已晋级明星摄影师的行列,如今的他不再满足于自己早前规划的那张草图,“起初,我希望自己能完成1万张街头人物照,把它们编绘成一版地图,建立一个影像式的纽约城人口普查表。事实上,这个目标早已达成。”现在,他给自己更多时间去感受镜头中的纽约客,体会那些相片背后的故事,比如真实,比如苦难。“如果问我,现在的想法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,我想,连我都不知道它的结局究竟会如何。”
唯一的“倾听者”
初冬的纽约街头,阳光里弥漫着冷冽的气息,陌生的路人在这座美国第一大城市行色匆匆,一如既往地错身而过。
“我知道你是谁,也知道你的网站!”神情落寞的男子原本端坐在街头的门阶上,一旁的女友也似乎兴味索然。当听到斯坦顿上前询问“可以给你们照张相吗”,两人激动地做了一个“耶”的手势,女友还扮了个鬼脸,念叨着“我要出名啦!”快门声响起,这两张苍白、颓然的面庞露出腼腆的笑容,“看看,拍得真不错。”
“多数时候,即使我问受访者一些非常私人的问题,他们也愿意回答,因为我是唯一一个会问他们的人。”斯坦顿希望人们能通过他的记录,去重新认识那些每天擦肩而过的人。“这个城市有800万人口,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询问他们生活得好不好。”
斯坦顿的那些照片,没有华丽的辞藻,更没有高深的摄影技巧,恰恰是一种安静的美。缅怀9·11事件中不幸死亡的父亲的上班族、不太会讲英语但请求摄影师给他拍一张的断腿中年,认为美元贬值是政府针对工人阶级的阴谋的退休老头、自暴自弃的华人移民第二代……更有面对青春期儿女孤独落单的父亲,实则为《绝命毒师》中大律师索尔·古德曼(Saul Goodman)的扮演者。
不过,回忆起最初的“拓荒”时期,斯坦顿特别沮丧,那时闭门羹可是家常便饭。“当我刚开始走上街头,想给人们拍照并且同他们交流时,几乎每个人都拒绝了我。”再后来,他学会了“直入主题”——随意地靠近被访者,真诚地直视对方,询问他们是否介意成为他的拍摄对象。“通常,我总是尽可能地与女士的视线保持同一水平,然后用柔和的语气去交谈。”在斯坦顿看来,针对不同的男士和女士,也需要一套独家的交流方式。
斯坦顿沿着街道继续漫步,寻觅那些有故事的倾诉者。他选择暗色而低调的着装,随身只携带自己的相机,这一身普通不过的打扮不能遮掩斯坦顿近2米的魁梧身材,正如不能掩盖他已成为“明星摄影师”的事实。
影像式人口普查
“‘人在纽约’绝对不是我的原创。类似的事情早已有人在做,那些街拍的摄影师,只不过他们十有八九从事的都是与时尚相关的工作。”一些街头拍客躲藏在不易被人察觉的电话亭里,就像追逐明星的狗仔,他们的作品没有现场感,更罔顾交流。斯坦顿则倾向于跟受访者随心所欲交谈。他没有固定范围的“择偶模式”,尝试过各式各样的人物和主题,他称此为“广撒网,多捞鱼”。
并且,斯坦顿始终认为街拍不可预测,摄影师不能掌控镜头中的每一部分,他会由着被访者“自由发挥”。“我的作品大多都是人物照,不见得会有多有趣。于我而言,同这些人物交流的过程才是最有趣和有价值的地方。至于相机的白平有没有关闭、最后成像的光感如何,我向来都很随意。”
“上世纪80年代贾马尔(Jamal Shabazz)拍摄过许多优秀的摄影作品,关于纽约的黑人社区,薇薇安·迈尔(Vivian Meyer)也是。我觉得自己的创新之处在于,这是一个关于影像的普查,通过地理范畴上街区的形式,将人物照整合、梳理。起初,人们留意‘人在纽约’,可能是它所讲述的概念吸引人。但我更愿意理解成,这些照片本身,或者说人们背后复杂而辛酸的往事,攫取了大众的关注。”
斯坦顿将拍摄得来的照片分类归档成50个文件夹,分别象征纽约的50个街区,目前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分类制作地理标签,希望呈现一张影像式的纽约城地图。“只需上网轻轻点击某一个社区的标签,就会出现生活在那儿的人的照片,通过滚动这些图像,人们可以更加真实地认识纽约,认识生活在纽约的人。”
近600万的Facebook点赞,Tumblr上每张图片成千上万次的转发,“‘人在纽约’的成功让我获得了不菲的版权收入和人脉资源。有趣的是,我的生活几乎没有改变。”同时,他也开始筹划去别的地方拍摄。两年前,斯坦顿尝试远离钢筋水泥铸造的纽约城,他远赴伊朗德黑兰旅行两周,并且效仿“人在纽约”打造“人在伊朗”(Humans of Iran)特辑。
从新德里到墨尔本再到罗马,甚至在北京、上海,到处都是斯坦顿的追随者。对此他毫不在意:“我想激励每一个人,因为他们总能发现全新的、更有趣的东西。要知道,‘人在纽约’的初衷,绝不是阻止人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。”
“人在纽约”的中文官方微博的运营者表示,斯坦顿曾多次希望,能在合适的时机来到中国进行为期两周的拍摄,形成“人在中国”(Humans of China)特辑。他还表示,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互通的,能感动纽约客的,也一定能感动北京人。

上一篇:《树,不在了》

下一篇:《失孤》

河殇 怎么能赚钱

中国图书网 | 图书新闻 | 图书推荐 | 公共图书馆 | 学校图书馆 | 国外图书馆

Copyright © www.hbhgboo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图书网—国家图书馆 冀ICP备09050580号-1